确认
疫情下,校友说 | 墨尔本大学教育学硕士Lily:在澳洲隔离的76天
发布时间:2020-06-22 09:04:16       文章来源:成都石室中学剑桥国际高中课程中心

Lily

  在澳洲隔离的76天

  澳洲在2月1号禁止非公民入境,应该是最先实施这项措施的国家了。买了2月4号回澳洲的机票的我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回墨尔本读书,于是,跑了美国转了一圈,才得以从第三国入境澳洲。

  从二月到三月,短短一个月,世界上每个地方都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中国从水深火热里慢慢走出来,美国,意大利,英国慢慢的陷入困境。刚到澳洲的前一段时间,可以出门运动,面对面上课和朋友在喜欢的餐厅团聚,现在回想起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呀。

640 (4)

  恐慌的开端

  三月初,疫情慢慢从国内战场转往国外,墨尔本的大街上渐渐开始有人带上了口罩,市中心的人流量慢慢变少,当时只知道每天都有人被查出结果为阳性。渐渐的,每天新增的人数越来越多,最先发生的竟然是超市里的卫生纸在一夜之间被‘洗劫一空’。人们在恐慌的时候,可能会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举动。这个结果导致,所有纸的价格不断上涨,超市里的货架卖纸那一栏空空如也。

640 (3)

  后来,学校开始停课了,商场餐厅开始关门了,大批警察开始在大街上巡逻开罚单,我那个时候才真正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才开始找口罩,减少出门次数。接下来的两个月,每天都是呆在家,远在成都的家人,不断的告诉我,不要出门,每次买菜就多买一些,有几周,买的菜都重到快提不回家里了。在家隔离的生活,每天都差不太多,学习,做饭,运动,练琴。日复一日,会让人慢慢适应,也会让人慢慢对生活失去知觉。

640

640 (2)

  最好的告别
  我离新冠病毒最近的一次就是离我家两层楼之隔的56楼,有人被确诊了。直到那时,我才真正更加清楚地意识到这个病毒,在世界的每一个地方无孔不入。那个时候,我在想,如果我被传染了,最遗憾的事情就是不能和我爱的人告别吧。那时,脑子里想的不是害怕死亡,而是害怕不能和他们好好的说再见。
  种族意识
  随着疫情肆虐,各种各样的歧视也不断的出现。“有一个华裔在市中心被澳洲人打了” “那个墙上写满了诋毁中国人的词语”,每当看到这些标题,一把愤怒的火在心里燃烧。人们在这个时候,种族意识和国家意识被不断地激发出来。病毒是不分国界的,可能我们为什么要在面对世界危机的时候,把“我们”和“他们”分的如此清楚,好像分清楚以后,病毒就会消失不见一样。
  我只需要一个拥抱
  “等疫情结束以后,来抱抱我”这是我此时内心最希望和最渴望的一件事情。有时候,一个拥抱,就可以消解所有的沉重与不开心,我相信拥抱的力量,我也相信爱的力量。

  感谢所有医护人员在第一线的努力与付出,是你们在和病毒抗争,挽救生命;感谢在为了“赶跑”这个病毒付出的所有人;希望因为这个病毒离我们远去的人们,在世界的另外一端,一切都好。

640 (1)

上一篇: 学生故事 | 2020届Jennifer历险记,申请季 & 石室剑桥生存总结 下一篇: 疫情下,校友说 | 谢菲尔德大学建筑系Antinua:Stay Well
我要报名

* 学生姓名:

* 就读学校:

* 就读年级:

* 家长电话: